• 弘扬太极文化,揭示太极真谛。同练养生太极,共享健康快乐。
      养生太极拳   太极健身   太极经典   初学者园地   太极源流   拳坛轶事   太极拳首页  
    名家注《太极拳论》

    《太极拳论》注解

    顾留馨

    本文为顾留馨之文,刊于《体育科技》1980年第四期。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于1980年7 月出版。

     

    原文:“太极者,无极而生,动静之机,阴阳之母也”

    所谓太极,古人“谓天地未分之前,元气混而为一,即太初、太一也”(《易系辞》)。这是我国古代的天体演化论,把太极形容为混沌初分后的阴阳两气,而混沌未分的状态为“无极”状态。也有人解释“太极”是屋中最高处正梁的中心,意为最高、最中心的东西。

    太极图,呈圆形,内含阴和阳两个半弧形的类似鱼形的图案。太极拳采用这个名称,象征着太极拳是圆转的、弧形的、刚柔相济的拳术。

    ……“无极而生”,周敦颐(1017一1073)所著《太极图说》说:“无极而太极,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

    ……“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王宗岳说:“太极者,无极而生”,是根据《太极图说》而立论的。

    ……“阴阳之母也”意指阴阳两气包含在“太极”之中,所以说“太极”是“阴阳之母”。

    原文:“动之则分,静之则合”

    古人认为太极是一个混圆体,包含阴阳两气。动时这个混圆体就起变化,分阴分阳,所以说太极生两仪,亦即“动之则分”。静时仍然是一个混圆体,阴阳变化虽然相对静止,但阴阳的道理完全具备,所以叫做“静之则合”。

    上面六句话,讲的是太极拳的理论,下面的原文就根据这种理论来阐明太极拳推手的要领,方法。

    原文:“无过不及,随曲就伸”

    推手要根据客观情况的变化来屈伸进退,要随看对方的动作而采取攻防动作,不可主观,不可盲动,要随对方的屈伸而屈伸,人屈我伸,人伸我屈,要和对方的动作密切不离,不要过与不及,要不顶不丢;对方进一寸,我退一寸,进一分,退一分。退的少了成为“顶”,退的多了成为“丢”。

    ……“直来横去,横来直去”是武术各流派的共同经验,太极拳推手还有形象上缠绕绞转的“粘随”特点,可练习皮肤触觉和内体感觉,以利了解对方的动向、力点和快慢,作出判断来克制对方。这比单凭目力来判断对方动向的拳种,多了一种侦察能力“听劲”。

    原文:“人刚我柔谓之走,我顺人背谓之粘”

    推手时要放松,攻和防都如此,逐渐练出一股“柔劲”来。刚劲好像一根硬木头,坚实但变化少。柔劲好比钢丝绳,变化多。俗语说软绳能捆硬柴。但从理论上讲,柔能克刚,刚也能克柔。

    单纯的柔是不够用的,太极拳主张“柔中寓刚”、“刚柔相济”,粘与走都要以柔为主,柔久则刚在其中,人以刚来,我以刚去对抗,这是两方相抗,不是“引进落空”、“借力打人”的技巧,而应该“人刚我柔”地把对方力量引开,使之落空不得力。

    所以学太极拳推手一开始就要放松,心身都要放松。对方刚来,我总是柔应,便对方不得力,有力无处用,这叫做“走化”目的是我走顺劲,造成有利于我的形势,使对方走背劲,造成不利于对力的形势。

    当对方来劲被我走化形成背劲时,我即用粘劲加力于其身手,使之陷入更不利的地位,从而无力反击。粘好像胶水、生漆粘物一样,粘走相生,刚柔相济,这是推手的重要原则。

    “粘”这个字,是三百余年前俞大猷、戚继光等提出来的,武术书上最初见于明朝俞大猷的《剑经》,在他的对打棍法(不是套路的对打)中有时用粘字。到清初,太极拳推手就完全用粘劲,于是“粘 ”的用途日广。练粘可使人的反应变快,触觉灵敏,所以能做到随对力来劲粘走相生,克敌制胜。

    原文:“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随”

    动作快慢要决定于对方动作的快慢,不能自作主张。首先,手臂放松,触觉灵敏,才能急应缓随,处处合拍。只有触觉灵敏了,才能做到“彼微动,已先动”,才能制人而不为人所制。

    原文:虽变化万端,而理唯一贯”

    动作虽然千变万化,而粘走相生,急应缓随的道理是一贯的。

    原文:“由着(招)熟而渐悟懂劲,由懂劲而阶及神明”

    这是太极拳推手功夫的三个阶段:即着熟、懂劲、阶及神明。

    一、着熟 着是打法、拳法、拳势,譬如看棋。中国武术各拳种的套路,就是各个不同的“ 势”联贯组成的,每“势”都有它的主要攻防方法和变化方法,错综互用,这就称作“拳术”、“拳法”、“拳套”。不讲技击方法的套路,称作体操、舞蹈、导引,如八段锦等。有些拳种只讲姿势优美,实用性差,称作花拳绣腿,是表演艺术性的武舞(讲究实用性的称作武艺)。练太极拳推手,首先是身法、手法、步法、眼法和每势的着法(攻击和防御的方法)要练得正确、熟练;特别是练拳架,首先姿势要正确,拳套要联贯熟练和呼吸配合好。然后在推手、散打中进行试用,捉摸每个着法用得上,还是用不上;用上了,用劲对不对等。这是前人教太极拳的次序,即首先要懂得每势的着法和变化,不可瞎练,漫无标准地划圈。

    二、懂劲 着法练熟即可逐渐悟出用动的粘随、刚柔、虚宜、轻重以及屈中求直,蓄而后发等道理。现在有些人学推手好谈懂劲,但不研究着法,这是跳班、越级的方法。只追求劲,不讲求着法,往往无从捉摸,不着边际。因为,“劲附着而行,劲贯着中”,着法如果不从实际出发,舍近就远,劲也就随着“着法”而失去应有的作用。懂劲以后,着法的使用才能巧妙省力。着法和懂劲都要和呼吸自然结合,不属拳法的动作不可能结合呼吸,例如两个吸或两个呼凑在一起的动作就不可能结合呼吸。懂劲质量愈高,推手时威胁对方的力量也越大,着法的使用也更能得机得势。懂劲主要是从推手实践中悟出来的。只练拳不练推手,对懂劲是谈不上的。想象出来的懂劲,一接触实际就不行。

    三、阶及神明 “阶及”意即逐步上升,亦即台阶、梯子,须一步一步爬上去。“神明”意即神妙高明,随心所欲,形成条件反射,熟能生巧。“由着熟而渐悟懂劲,由懂劲而阶及神明”这句话,总的意思就是踢、打、跌、摔、拿等着法熟练后,逐渐悟出“劲”贯看中的技巧,掌握“劲”这个总钥匙,不求用着,而着法自然用得巧妙,最后达到“妙手无处不混然” 的程度。

    原文:“然非用力日久,不能豁然贯通焉”

    “用力”系指练功夫,不是指用力气。全句意为:不经过勤学苦练,就不能豁然贯通、忽然完全悟解。

    坚持练拳推手,钻研拳理,会有好几次“豁然贯通”的感悟,功夫是没有止境的。青年时期、壮年时期和老年时期,各有一次或多次对拳理的“豁然贯通”。通过向有经验的师友学习、交流和反复研究拳理,功夫才能练到自己身上,对疗病保健,增强体质才有帮助。

    太极拳发展至今,主要的传统套路有陈、杨、武、吴、孙等五式,陈式还有老架、新架和赵堡架三种,都是讲究每势的着法的。传统套路都有这种讲究着法、运气的特点。懂得着法,拳套才容易练正确,不致练得千奇百怪,也才能和呼吸结合得好,所谓“气与力合”,疗病健身的效果较高,又可节省练拳的时间。

    原文:“虚领顶劲,气沉丹田”

    “虚领顶劲”,意为头顶要轻轻领起往上顶着,便于中枢神经安静地提起精神来指挥动作。

    关于气沉丹田,说法不一。这里可能是指腹式深呼吸,吸时小腹内收,隔肌上升,胃部隆起,肺部自然扩张。呼时小腹外突,隔肌下降,胃部复原,胸廓自然平正。身心兼修,内外并练,着重在内壮,这也是被称作“内功拳”的太极拳的一个特点。

    气沉丹田,不可硬压丹田,也不可一味“沉气”,而要“气宜鼓荡”,并且练拳时的腹式呼吸只能用逆式,不能用顺式。顺式是吸气时小腹外突(气沉丹田),呼气时小腹内收,结合在拳套内就只能始终“气沉丹田”,有降无升,所以一定要用逆式。如果用顺式腹式呼吸,对练拳推手都是无益的,因为攻的动作都要借地面反作用力,必须气沉丹田,劲才能往前发。那能有劲要往前发,而呼气时小腹卸内收之理?

    逆式深呼吸是引进时吸气,小腹内收;发劲时小腹外突,气沉丹田。

    内功拳种的“形意”、“八卦”、“南拳”、“内家拳”,都是用腹式逆呼吸的。

    王宗岳高度概括了太极拳的理论(那时只有陈式太极拳一种,没有流派),对呼吸运气只讲了一句“气沉丹田”。

    “虚领顶劲,气沉丹田”基本上概括了太极拳对立身中正,松静自然地运气练拳和推手的要求。

    原文:“偏不倚,忽隐忽现”

    “不偏不倚”是说身体姿势不要歪斜而失去中正。不偏是指形体上、神态上都要自然中正,不倚是不丢不顶,不要依靠什么来维持自己的平衡,而要中正安舒,独立自主。

    “忽隐忽现”是说行气运劲要似有宜无,忽轻忽重,虚宜无定,变化多端,使对方难于适应顾此失彼。

    原文:“左重则左虚,右重则右杳”

    承上文,既要做到“不偏不倚、忽隐忽现”,还要做到,对方从左方用力攻来,我左方虚而化之,虚而引之不与顶抗,使来力落空;如对方从右方用力来攻,则我右方虚而化之,虚而引之,也不与顶抗,使来力落空。这就是不犯双重之病。练到处处能虚而化之,虚而引之,就是棋高一着,从而使对方缚手缚脚。

    “虚”和“杳”都是不可捉摸的意思。

    原文:“仰之则弥高,俯之则弥深,进之则愈长,退之则愈促”

    “弥”字作“更加”解释。我运用粘化划弧的引进落空的方法,对方往上进攻,我高以引之,使有高不可攀,脚跟浮起,凌空失重的感觉;如对方往下进攻,我低以引之,便有如临深渊,摇摇欲坠,愈陷愈深的感觉;若对方前进,我渐渐引进,便其摸不到我身上,有进之则愈长而不可及的感觉;经我粘逼进攻,对力越退越感觉不能走化。

    这四种情况都是粘走相生,不丢不顶我顺人背,我得机、得势,彼不得机、不得势而出现的。

    上述推手技巧只要认真实践,人人都可有不同程度的进步。但这种推手技巧可说是无止境的,因之可说是一种活到老、学到老的健身防身的技术。推手双方功力相等,不容易发挥出这样的技巧,如果差距大了(例如力量、耐力、速度、灵敏、技巧等相差大了),这种高级技巧就会显示出来。

    原文:“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独知人”

    这是形容触觉、内体感觉的灵敏度极高,稍微触及,便能感觉得到,立即走化。功夫练到技术高了,便能做到一根鸡毛,一只苍蝇或一只小虫轻轻触及人体任何部位,都能感觉得到并立即有行动对付;在推手时,便能做到他不如我,我能知他。

    原文:“英雄所向无敌,盖皆由此而及也”

    这句说明王宗岳是唯我独尊的。他生于二百多年前,那时,中国武术家还认为近身搏斗技巧在战场上还能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原文:“斯技旁门甚多,虽势有区别,概不外乎壮欺弱,慢让快耳”

    这种拳术技巧的门派是很多的,它们虽然姿势动作不一样,但不外乎是力大打力小,手脚快打手脚慢。

    原文:“有力打无力,手慢让手快,是皆先天自然之能,非关学力而有为也”

    所谓有力打无力,大力胜小力,手快胜手慢,都是先天赋有的本能,不是学出来的。

    看来,这两段话有宗派观点,有形而上学的论点。说其它拳种是“旁门”,而自己是“正门”、是正宗,这确是宗派观点。

    力大胜力小,有力打无力,手快打手慢,是一种规律,但力量和速度也不是先天自然之能,也需要学习锻炼才能加大力量,加快速度。因此,“非关学力而有为也”这句话是错误的。

    太极拳从名字的含义来讲是有柔有刚,有轻有重,有快有慢,既要练习“四两拨千斤”,又要练习“混身合下力千斤”,所以单纯强调一方面,就有片面性,就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了。

    原文:“察四两拨千斤之句,显非力胜;观耄耋御众之形,快何能为?”

    察(打手歌)里有“四两拨千斤”一句话,显然不是用大力来取胜的;看到年纪耄(意为七、八十岁)或耋(意为八、九十岁)的人还能应付众人的围攻,取得胜利,可是老人体力比较差,动作比较迟钝,还能御众取胜,说明“快”也不一定能取胜。这四句话是强调小力胜大力的技巧作用。

    过去认为《打手歌》是王宗岳的作品,有人从拳论中“察四两拨千斤之句”的“察”字来判斯《打手歌》是王宗岳以前人的作品,这是很对的。后来核对了陈家沟原有的四句《打手歌》,才断定现在六句的《打手歌》是经过王宗岳修订的。

    原文:“立如秤准,活如车轮,偏沉则随,双重则滞”

    始终保持身体平衡、端正,要像秤准一样;身手圆活如车轮旋转,不但不受来力,还能把来力抛出去;无论来力多么直大,要粘着走化,不要顶抗,如果粘着处放松走化不受力,这叫做“偏沉”,能做到“偏沉”就能顺随,使对方有力也不得力,有力无处用;推手时要避免两方相抗,如果两方相抗,不能够“偏沉则随”,动作就会滞钝,结果还是力大者胜力小者。

    原文:“每见数年纯功,不能运化者,率皆自为人制,双重之病未悟耳”

    常常见到勤练太极拳推手多年的人,不能很好领会“懂劲”和“粘随走化”的道理,往往不能制人,反而被人所制,这都是用力顶抗,犯了“双重”之病而不自觉所致。

    王宗岳这段话是在二百年前讲的,那时候太极拳不作为老弱病人练的拳,而是体格强壮者练的拳,他们不懂双重之病,不能制人,大都为人所制。而现在练推手的大都是力量不大的人,基础薄弱的人,加上不懂“双重”之病不懂着法,难怪有些练摔跤的人或练拳又硬又快的人说.一般练太极拳的是豆腐架子。

    原文:“欲避此病,须知阴阳;粘即是走,走即是粘;阳不离阴,阴不离阳,阴阳相济,方为懂劲”

    要避免这个“用力顶抗,不能走化”的毛病,就要懂得阴阳的变化。阴指柔、虚、轻、合、蓄势、吸气等;阳指刚、实、重、开、发劲、呼气等。

    粘逼中随时可以走化,所以粘也是走;走化中随时可以转化为粘逼,所以走也是粘。

    有开有合,开中有合,合中有开;有虚有实,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这样虚实、刚柔、开合、变化灵活,才可以使对方顾此失彼,不知所措,应接不暇,处处被动。阳刚不能离开阴柔,阴柔不能离开阳刚。有阴有阳,有虚有实,有柔有刚,阴阳相济,虚实互变,柔刚错综,才算是懂劲。

    原文:“懂劲后,愈练愈精,默识揣摩,渐至从心所欲”

    懂劲以后,粘走相生,越练越细巧精密,一面实践,一面多思考,常常默想捉摸其中道理,学思并用,就能逐渐做到从心所欲,身手更为轻灵,威胁力更大,搭手即能判断对力力量的大小、长短、动向、快慢,依着何处即从何处反击。

    原文:“本是舍己从人,多误舍近求远。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学者不可不详辨焉!是为论”

    推手本来是舍己从人的技巧,顺应客观规律,不自作主张;如果自作主张用固定的手法,逆客观规律,必然会出现丢、顶、硬撞,不能引进落空,反而引进落实,造成失败,这是多误于舍近求远。差之毫厘,结果是谬之千里。

    练拳、推手也是这样,学的人要详细辨别这个道理。

     

    顾留馨(1908~1990)简介

    上海市人,著名武术家。11岁开始习武,对扬式和陈式太极拳及推手有很深造诣。曾就读于上海南洋高级商校。民国16年(1927)毕业于上海文治大学国文系。民国23年加入共青团,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以武术为掩护,长期在白区从事地下工作。建国后曾任黄浦区第一任区长。1959年受国家体委委托,赴河内任胡志明的太极拳教师。回国后应邀到中南海、北戴河和广州等地指导部分党中央和国家领导人练习太极拳。1956至1966年任上海体育宫主任,1979年任上海体育科研所副所长。1977年和1980年两次东渡日本讲学、授拳。1979年当选为中国武术协会委员和上海市武术协会主席,后应聘为上海体育学院兼职教授。著有《简化太极拳》、《太极拳术》、《太极拳研究》、《陈式太极拳》、《怎样练习简化太极拳》、《炮锤》等。

    ——

    返回《太极拳论》
    相关链接

    太极拳

    养生太极拳

    太极拳流派

    太极拳宗师 王宗岳

    太极拳论

    名家 注《太极拳论》

    杨澄甫注《太极拳论》

    沈 寿 注《太极拳论》

    陈微明注《太极拳论》

    许禹生注《太极拳论》

    徐 震 注《太极拳论》

    顾留馨注《太极拳论》


    本站备案序号:赣ICP备05002082
     
    雍正大战甄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