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弘揚太極文化,揭示太極真諦。同練養生太極,共享健康快樂。

    太極陰陽

    太極拳

    太極拳流派

    太極拳宗師

    太極拳經典

    太極健身

    太極拳秘境

    秘境之解秘

    名家新論

    太極拳真假辨

    太極拳的體操化傾向

    太極拳發展中價值取受的變遷

    太極拳視頻

    太極拳視頻新聞

     

    養生太極拳

     

    太極拳視頻資料

    返回首頁

    鄭曼青簡介

    鄭曼青(1902—1975),原名岳,字曼青,自號蓮父,別署玉井山人,又號曼髯,永嘉城區(今溫州鹿城區)人。幼穎悟,從母張氏習詩書,過目成誦。10歲從汪香禪習畫,14歲后畫藝大進。1917年,到杭州,結識沈寐叟、馬一浮、經子淵、樓辛壺等,相與研論詩、書、畫。1920年到北京,因在報章與名士以詩唱和,受郁文大學招聘,講授詩學,并得以結交鄭蘇戡、陳師曾、王夢白等,經六載之熏陶,詩畫俱臻進境。1928年,執教國立暨南大學,又任上海美專國畫科主任。1931年,與黃賓虹等創辦中國文藝學院,任副院長。1932年,辭去一切教職,專從陽湖國學大師錢名山攻經學,三年足不出廬。

    因早年學習少林拳,后改習太極拳,頗多創獲。1934年出任中央軍校拳擊教師,1939年任湖南省政府咨議兼省國術館館長。次年轉往重慶,任教于中央訓練團。

    又因少時多病,隨母捶藥,萌有醫藥濟世之志。25歲從安徽名中醫宋幼庵學醫。精于病理,尤于婦科、骨科別有心得,曾任全國中醫公會理事長。1946年任制憲國大代表,次年當選中醫公會國大代表。

     

    鄭曼青85式楊式太極拳視頻

     

    陳照奎一段珍貴的錄像

    陳式太極拳第十八代傳人

    陳照奎

    陳照奎(1928.1.24--1981.5.7日),祖籍河南溫縣陳家溝,隨父定居北京。為陳氏第十八代的代表人物,是陳式太極拳第十代傳人。 陳照奎先生是著名陳式太極拳泰斗陳發科的幼子。四歲隨父赴北京,七歲從父學習家傳拳術。他學拳刻苦,拳走低架,胸腰折疊,手法多變。拳架中正、流暢,精于閃、戰、彈、抖。推手、擒拿功夫可達出神入化境地。

    1942年,陳照奎先生畢業于北京市志成中學,之后在家中專心練拳,并開始幫助父親教拳。   

    50年代初,陳照奎先生到北京市第五建筑公司材料科工作。

    60年代始,陳照奎先生應其父陳發科的弟子、上海市體育宮主任顧留馨之邀,前往上海市傳授陳氏太極拳術。以后辭去公職,先后在北京、上海、鄭州、石家莊、南京、焦作、開封等地專心授拳。

    1965年2月,陳照奎先生返回故鄉溫縣陳家溝,向其堂兄陳照丕學習太極單刀、太極槍等器械套路,以后又到北京等地進行傳授。1973年、1974年、1978年陳照奎先生曾三次應邀到陳家溝教拳。并率陳家溝武術代表隊外出參加比賽。

    1963年,陳照奎先生赴上海市教拳,這是他首次出京完整地傳播由他定型的陳式太極拳新架一、二路。

    1964年,陳照奎先生赴南京市教拳,這是他辭去公職后專職太極拳師生涯的第一個年頭。

    1974年——1981年,陳照奎先生曾經南下鄭州市約8次之多,其中7次在張志俊家中開班授拳或單獨傳藝。這里是他十年動亂時期的主要教拳基地,也是他往來最為頻繁的城市。

    1977年、1979年、1980年陳照奎先生還曾三次到石家莊馬虹處授拳。

    1981年5月7日,陳照奎先生在焦作市教拳,因突發腦溢血醫治無效,在焦作市礦務局第二醫院不幸病逝,年僅53歲。

     
     
     
     

    陳照奎大師推手圖片視頻

     
       
       
       
     
    太極拳一般知識

    太極  陰陽   太極拳論

    太極拳       太極拳健身

    太極拳經典   太極拳三說

    太極拳秘境   秘境之解秘

    太極拳流派   養生太極拳

    虛無子:太極拳的根本特征

    太極拳的體操化傾向   

    虛無子:糾正體操化傾向

    太極拳發展中價值取向的變遷

    簡化太極拳的健身效果如何

    太極拳視頻資料

    鄭曼青

    顧留馨

    楊振鐸

    李經悟

     

    陳照奎一段珍貴的錄像

    邱慧芳演練24式太極拳

    傅清泉楊氏太極推手教學視頻

    養生太極拳全套演練

    面授校拳的學員,實習演練

    返回首頁
     

    本站備案序號:贛ICP備05002082
     
    雍正大战甄嬛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