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弘揚太極文化,揭示太極真諦。同練養生太極,共享健康快樂。
      養生太極拳   太極健身   太極經典   初學者園地   太極源流   拳壇軼事   太極拳首頁  
    太極源流

    張三豐太極武道文史新證

             ——《大理古佚書鈔》展示張三豐創太極拳劍行跡

    安徽中醫藥大學   李 濱

    ??

    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年1月,出版了《大理古佚書鈔》(尹明舉主編)一書,書中輯錄了我國明朝存世書稿三部,即李浩《三迤隨筆》、李以恒《淮城夜語》、張繼白《葉榆稗史》。三部書稿的面世,是繼山東銀雀山、長沙馬王堆、荊門楚墓出土簡帛古書之后的又一重大驚喜新發現,為當今盛世的文化繁榮和學術研究帶來歷史淀積的精神文化寶貴遺產。這三部書籍中記載的張三豐資料,振聾發聵地為中國武術太極拳尋蹤,揭示迷津。

    一、《大理古佚書鈔》張三豐太極武道蹤跡

    1、李浩《三迤隨筆》張三豐蹤跡

    李浩,字真一,出生于元朝至正十四年(1354),卒于明正統九年(1444)。七歲與沐英、朱標為結義兄弟。明·洪武時,為太子侍讀。未久編入定遠軍,為義兄沐英部中軍錄事,洪武十五年,平滇之后,授天威徑鎮撫使,子孫世襲。因落籍于大理,建碧荷苑,自號西園主人。著作《秦淮見聞錄》、《從軍錄》和詩詞百余首。更于明永樂庚子年(永樂十八年,1420),成《三迤隨筆》。

    “三迤”,是迤東、迤西和迤南的指稱。始于云南民俗稱說,由來已久。清朝雍正時期確定“三迤”行政區劃,地方行政官員根據民俗稱呼習慣申報,得到朝廷批準。

    《三迤隨筆·自跋》說:

    ?? “書閣曰‘幽香閣’,閣樓三重,中除余自洪武十五年平大理所得段氏諸藏書字畫三千余冊。平滇時日,胡海先破西門入城。戰平,搜羅諸庫藏鹵簿、戶口、諸官珍寶。而余本一介書生,幼蒙父教,以書為重,故遍搜段氏藏書,得五千余,皆蒙、段、元歷代抄卷。經典多屬諸清平官、王室記事。除中有蒙段兩朝記事中選歷代史志千二百冊,余于十九年入朝解運京都,十百余冊簿交西平侯,余皆為余保存于幽香閣。閑暇靜觀蒙段諸史于閣中,偶有心得,余以隨筆記之,日久成集,故曰《三迤隨筆》!匀氲醽,余總想以滇海古今諸事,讀書心得,記于毫間。自今始以《三迤隨筆》了此心愿。閑暇提筆,聊書于碧荷苑。西園主人李浩書成上部八卷!

    (《大理古佚書鈔》第205、206頁)>

    其中記載張三豐蹤跡:

    (1)《三迤隨筆·佛道傳點蒼考》:

    “延佑初,葉榆東至云南品甸,南至巍寶,西至博南,新建道觀五十余。孫不二、張三豐、趙飛全先后至點蒼。一代宗師陳玄亮演道立說,以五音傳道,談演九玄三洞元始教化。士大夫爭習之。至此新學萌源,名曰談經。其哲儒道一體,以儒宣道,流于葉榆、梓潼二地。與此同時,江南、中原佛道之佛宗道派,多往南中傳法立宗。有沙門禪宗、密宗、天臺宗、凈土宗。道教有正乙、龍門、華山、武當、純陽、全真。周圍百里內有道觀、草堂百余,道士五百余,多為中原江南籍。有自幼入道者,亦有在家出事、綠林草莽,避禍或躲命者。時大理總管段家待人寬厚,無惹事生非惡行者。既已修道,萬事皆空,皆不究往事。無文牒者,皆補發。自此南中太平,夜不閉戶!

    (《大理古佚書鈔》第76、77頁)

    (2)《三迤隨筆·蒙古人崇道》:

    “至元末,武當玄素等入南中,居點蒼斜陽,授以陰陽、《周易》,以內丹之說,外氣巧運循環始復而授人!

    (《大理古佚書鈔》第172 )

    (3)《三迤隨筆·沈萬三秀戍德勝驛》:

    “洪武十九年,遼陽撥軍犯四人,并附牒文,義兄沐英亦附書于后曰:‘此乃江南第一巨富。因修南京城,出資可敵國資。因犒勞軍事而動帝怒,而沒其家,并發配遼陽十二年。萬三名富,字仲榮,湖廣南尋人,父沈佑入贅蘇州陸姓女。一晨,伐二冬青樹,掘其根,有石掘。啟之,得金銀無數,足可敵國。后建錢莊,遍數千里而暴富。國初,出資修南京城過半。高皇帝得知萬三筑蘇州街以茅山石鋪路心。高帝怒曰:‘吾京城亦無此豪華之路,大膽妄為!’欲除之。虧馬皇后說情,定抄家流放罪,先充軍遼陽。洪武十九年,撥云南總兵府。萬三時年六十余,崇道,通奇門。洪武二十六年,張三豐玄素道長知萬三寓德勝驛,而云游龍關,至驛館與萬三會。余久慕其名而苦留之,而諾,出銀八十兩,建靈鷲觀于茅草哨西,點蒼馬耳峰后山麓。蓋三豐道人本萬三師,萬三年暮,愿隨師靜修,余許之,隨三豐主持靈鷲觀。余每年常至其所,十分清靜,但江水洶濤躁耳。三豐曰:‘入道者,聞聲而不聞,驚雷亦平常耳!f三常與三豐遠游。三豐精周天太極,萬三亦然。劍技之精,前無古人。余素好武,得其傳三百八十四劍罡步,久練而輕身。萬三每月必至驛中,余無事則與其談古論今,始知其學識之精。后應文和尚入云南,程濟、王升二道人保應文僧常至靈鷲觀。每住少則十余天,多則月余。永樂十二年,萬三遇赦而至子所,隱居西山,號‘西山逸叟’!

    (《大理古佚書鈔》第198、199頁)

    2、李以恒《淮城夜語》張三豐蹤跡

    李以恒,字靜瑛,自號玉笛山人,李莼六代祖。生于正德二年(1507),讀書中舉,官泰州紀善,任滿,回德勝驛,嘉靖三十八年(1559)襲父職天威徑鎮撫使。著作書稿《淮城夜話》、《宦海見聞錄》,整理《南中雅樂》、《五華樓、德勝樓圍鼓詞曲牌》。

    (1)《淮城夜語·應文高僧潛隱南中軼事》

    “余祖李浩,少年從戎,隨西平侯沐英共保高帝。南征北討,戎馬疆場,數歷險境。洪武十五年,平滇得大理,襲德勝驛千戶,取土官王義女為室。至此,世代定居戰街。家祖屬定遠軍,沐將軍與太子朱標,本結義兄弟。家祖與標善,皇孫允炆自幼相識。高帝崩,炆立,建文叔侄之爭,終至靖難。建文出走。于永樂元年正月抵滇。見沐晟、沐昂于書室,求茍安之地。沐晟三次與父沐春入京,與炆交往密。見帝已祝發,釋門弟子,始心落。知已更法名應文,隨行有應能、應賢二僧,皆心腹隨臣。余祖,時在西平侯府沐老夫人身邊,稟告滇西雜事。謁建文于后廳,君臣痛苦。帝求安身之所,余祖直言:‘點蒼自古為藏龍之地,可以棲身!墼唬骸嗤跻雅扇俗凡,必至點蒼暗察,非棲身之地。余師無極師兄無依禪師,多次入京,。道衍探知底細,曾入蕩山寺暗尋,不去為好!戏蛉嗽唬河兰嗡垄匐x省城百余里,可先至永嘉寺棲身。若有風吹草動,也好周旋!尤,胡瀅派人入滇,馬三保父下人通風大內,瀅派人擒應文三僧,幸鄉人搶先報信寺僧,得由后山小路出走,繞道姚安,插安南坡②,夜走洱海衛,越九鼎山至德勝驛。尋余先祖于驛館,余祖浩招待,知靖難始末。居三天,因驛館耳目眾多,夜送三僧至尖頂峰達果住所無為寺紫竹院禪室,居兩月。時無依禪師至,師徒相會,入雞足山羅漢壁無依住所。至次年春,應文三僧與先臣相約,游邛崍,至峨嵋,出資陽,游大竹,至重慶與程濟、廖平、宋和等舊臣遇。至襄陽王芝臣家,后居廖平家。至八月,至吳江史彬家,居三日,祭祀諸亡臣而別。游于浙江,至三年春,重游大竹,與杜景賢重逢,居半月而別。丙戌年夏,返滇居西平侯家半月。有人密告馬三保父。由應能、應賢、程濟陪至獅山白龍洞,居三月。永樂派三保父率兵二百搜山,幸寺僧見官兵入山,而逃脫。歷半月,至德勝驛,居三日。胡瀅派人檄文至,暗捕建文。知難以棲身,連夜送應文三僧至茅草哨西靈鷲觀玄素道長住所。蓋玄素道長即三豐真人,因受高帝重托,于洪武二十五年朱標太子去世后入滇。為保允炆有退路,保生存,重托玄素、大云。大云,即無依禪師,皆武技冠天下,智謀超群,歷為太祖敬重。曾預置三僧衣牒藏奉天殿,皆無依先見之計,建文方從死門逃出入滇。次晨,至觀中,玄素款之于靜室。至永樂五年,重返白龍庵。馬三保父得知,三次派人搜山,應文等藏身密林得免。戊子年夏,因白龍庵被馬三保父派人焚之,層林盡被焚,一片荒蕪。重入點蒼,居段居士家。應文三僧重游襄陽,居廖平家。至永樂八年,暗返白龍潭。而胡瀅追兵至,遇嚴震,震不忍,釋應文三僧,夜自縊驛中。文知白龍庵難以棲身,從此舍棄,題詩于墻哭別。壬辰夏四月,至點蒼,會七隱于無為寺。達果親隨三僧至觀音山,遍走南北二箐,于薜蘿崖邊南詔荒廢古蘭若寺③為棲所。寺前有深潭,古寺建崖前,可遮風雨。古樹參天,離銀廠十余里,西至佛光寨十余里,下至寅街三十里。自古兵家不到之地,景色勝白龍庵。三僧皆喜,至雞足山無依禪師住所,雞鳴啟行,午時可達,十分方便。至此定居。次年,應能、應賢卒。帝悲甚,收浪穹青索鼻趙金貴為弟子,取法名文慧。至十三年秋,隨程濟及玄素三弟子游于衡山。至此,往返于各地。每年必歸觀音山,建白云庵于龍湫西。至永樂二十年,胡瀅派人入點蒼,浪穹探尋帝蹤。應文于浪穹觀音箐青水河源三姑娘龍潭,又名滌泉邊,建滌心庵。深山密林,人跡稀到。至二十二年,隨程濟常游江南天臺諸地、普陀山諸地。至宣宗八年,建文老而悲,祭諸隨臣,蓋諸從亡者先后辭世而生悲。棄庵,至鶴慶,立靜室于黃龍潭西。秋末至巴蜀,會程濟。游二年,歸點蒼,居德勝驛后靜心禪室。蓋該禪室為點蒼四大高僧常至驛中居室,平房五間,房前遍植花木。后至正德年,改建彌陀寺。至宣德四年,返觀音山,因庵堂損壞,至鶴慶居龍華寺。至六年④,帝與程濟游陜西,秋返巴蜀。后游楚地、江西九江,重修蘭若寺,返觀音山。帝有弟子七人,即文慧、文恕、文慈、文悲、文思、文忍、文衍。英宗五年,應文至德勝驛辭余先祖,曰:‘葉落歸根。此行雖有程濟等相隨,未知吉兇!芋A中,詳述往事三日,余祖記于《長生錄》。嘉靖二十四年,余重抄《長生錄》,始知建文始末,特摘記之。建文后返燕京,眾說云云。余至外祖公家,得程濟書牒,提及應文返宮,再無信息!

    (《大理古佚書鈔》第313~316頁)

    (2)《淮城夜語·張玄素入點蒼》:

    “張玄素,遼東懿州人,生于元初,乳名全一。元初入學,取名通。才智超群,博學經史,過目不忘。入仕,淡功名,喜清閑林下。先生身材高大,龜形鶴骨,大耳方頤,青髯如戟。初拜碧落宮白云長老為師,悟修身之道。后遇全真道士邱處機,傳吐納而悟。辭家遠游,學道于火龍真人,得延年術。后至寶雞金臺山,精研道學,號三豐道人。道成游天下,至武當,結蓬于玉虛臺,精研太極,創武學,自成一家。以陰柔陽剛、剛柔兩儀四象而創太極三功,即內丹太極劍三百八十四招,太極兩儀拳三百八十四拳,陰陽太極掌。至正年,玄素入滇,與點蒼中峰玉皇閣道長陳玄子識,留居一載。與段總管識,成忘年交。玄亮與玄素同一師門,談甚默契。玄亮將玄素著經《上圣靈妙真經》、《大圣靈應真經》、《大圣靈通真經》,配以絲竹,曰《三玄妙談經》,由玉皇閣十八道士、段府十六樂工共習,談演于五華樓。葉榆四千余軍庶,聆聽于樓下,由朝至暮,無一退者。至此,靈妙大洞仙音始為世人識。玄素傳拳劍于段氏二子一女,及玄亮子靜超、靜遠。后返武當。洪武二十六年,與雞足山無依禪師至點蒼,為洪武皇孫事重托,定居點蒼,建靈鷲觀于茅草哨西,收弟子四人。建文出走入云南,玄素派弟子與點蒼段氏、楊氏、張氏子女,西平侯沐氏女共暗輔之。與應文(建文帝釋號)常游中原,歷二十八年。玄素行蹤如風似云,壽二百余,依然童顏不改。食則斗米,葷素兼食,無口戒。閉關可十月滴水不沾,不進飲食。出室則遠游,歸則講道傳教。著經立說,寫《寶懺經》五部,皆度世論述。詩集《無根樹》五百余,皆煉丹度世。常與沈萬三及女線陽居士、楊黼同游。常題詩三迤諸寺觀墻壁。后入云州,居天池⑤。成化年羽化,其遺物遺稿存于靈鷲觀楊元鼎、鄭元春處。余多次游靈鷲觀,于其五代傳人守銓處觀諸詩稿,抄詩百二十首。守銓示一木匣,藏《武經》四卷。余家雖世代千戶,貫使長械。守銓與余摯交,授余拳術,形柔態美,氣布全身。一旦遇敵,拳力暴發,排山倒海。余勸守銓傳余侄。銓曰:‘祖師有言,《武經》只傳一脈。除非本門當家弟子全傳,不傳外人!鎺熈硪涣粞裕骸辉S立碑立傳,以免暗保建文事露,患殺身災禍!^中有密窖,中有石匱,諸經藏其中,外人莫知!

    (《大理古佚書鈔》第322~323頁)

    注釋:

    ①永嘉寺:即現武定獅子山龍潭寺。

    ②安南坡:又稱鎮南坡,在今南華縣境。

    ③蘭若寺:在鄧川與鶴慶北街交界處觀音箐橋下一公里南岸。

    ④六年,即明宣宗朱瞻基宣德六年(公元1431年)。

    ⑤入云州居天池:云州即今云龍縣,天池為云龍五寶山之天池。今云龍多有張三豐傳說。

    3、張繼白《葉榆稗史》張三豐蹤跡

    張繼白,大理太和人,生于元朝至正年間。明初,與感通寺無極法師、蘭雪道人楊安道、蘭室居士段寶姬、無為寺哈哈和尚達果、雞足山大云法師、桂樓居士楊黻,結為南中七隱。據施立卓《書鈔?前言》記述,張繼白與李浩“交情甚篤,結為姻親”,《葉榆稗史》原八卷,曾由后人張煜木刻四十部,因記載建文事跡而被列為禁書。李莼所存者,為外公張汝弼1951年所贈。

    (1)《葉榆稗史·陳玄子傳》:

    “陳玄子名玄亮,……永樂癸巳,會張玄素于玉皇閣,論道一旬。為《無根樹》譜道士歌,廣流三迤!

    (《大理古佚書鈔》461頁)

    (2)《張三豐入滇記略》:

    “點蒼古靈鷲山,為釋迦圣地。大理國羊苴咩城南十里有妙香國址,傳為慈航渡世,化女身妙善而正果。元中,張三豐道成入滇,為段氏座上食客。段慶元留,謝之,返中原。明洪武十七年,洪武求張三豐入朝佐政,三豐知而遁云南。洪武二十五年,朱標太子逝,太祖托佛燈訪三,得之,托扶皇孫允炆。三豐化名玄素,入滇。得僧大云禪師入京,洪武托以身后重任,共扶允炆。二人婉言謝之。洪武苦求,諾炆遭離難時,可著僧裝入滇籌事。帝諾,愿保其安。三豐求洪武暗赦沈萬三,與豐入滇籌事,帝諾。三豐入滇。沐英歿,晟承職,助三豐居點蒼斜陽峰后山,建靈鷲觀于四十里鋪側。靖難,建文流滇,胡瀅暗追,馬三保父暗捕。三豐、大云、達果、楊黼、段姐助之而化險。二十八年后,三豐入云龍,居虎山①。后入蘭州②,不知所終!

    (《大理古佚書鈔》463頁)

    (3)《應文和尚》:

    “明永樂元年,余與蘭雪道人寓居達果棲霞樓。冬至,圍爐夜話。沈萬三至,其隨三僧一道,示沐晟修書。知僧即應能、應賢、應文,道者為程濟,為靖難出走云南,皆京官。稱應文為師。文年三旬,方頤,氣宇非凡,尚文,著紫袈裟,執赤金缽盂,健談而慎言。次日,楊黻、蘭室居士至,與論文,答對如流。居士以詩探之,笑答:‘行云步雨過點蒼,來時促促路凄涼。別卻金陵第一院,夢斷景陽寒梅開。昔日燕巢化塵土,野火青燈夢殘延。深山古剎是歸路,南中賢士慰平安!邮坑^沐晟書,知僧即建文帝,以詞回敬:‘生非龍種是帝裔,龍庭何在?深澤難安居。勸師以茶代美酒,點蒼龍湫兇化吉。洱河水洗塵心凈,龍關鐵鎖,洞天多佛地。閑時燒香波羅密,拋卻煩惱忘嗔癡!瘯r,葉榆人雜。張玄素至,攜應文至浪穹觀音山薜蘿崖畔觀音箐側,建蘭若寺。寺為叢林掩,為官府不至之地。薜蘿崖西上二十里為佛光寨、焦石洞,北行十里為銀廠,東行半日即至雞足山頂羅漢壁。其師大云禪師。大云本南中第一僧。洪武二十五年,與玄素入京參洪武,暗扶皇孫。并制鐵篋,內置三僧衣,度牒。建文靖難出走,皆依其計而走云南。會七隱于點蒼,居于蘭若。朝誦愣嚴,夜讀諸經,來往于蒼洱。每至,必與余等應和。著詩詞數卷曰《青燈集》。遠游必藏詩詞物于竹篋,寄存蘭室居士所。應文入滇,多為馬三保、胡瀅追捕。文多須髯留之,取面痣而官府難識。過十厄而化險,皆南中諸士暗保之。永樂帝崩,而事漸平。正統入京而未返,不知所終。留有詩詞二百余,存居士所。應文善畫,蘭室多其蘭竹畫。無為寺存《十八羅漢圖》、《七子三僧一道圖》、《求雨圖》,栩栩如生,行筆入神!

    (《大理古佚書鈔》476、477頁)

    (4)《達果和尚》:

    達果,大理總管段隆四子。生悟,素食,九歲出家無為寺,拜師智能大主持。智能,天臺僧,游方至榆,為段隆主大法事,善說法,博詩文。一夕,于段府演劍法,如雪花纏身。留焉,拜大主持,賜金線袈裟、紫金盂缽、金鑲禪杖,居無為寺。居三年許,四子段文出家,師從之,取法名達果。達果雙靨,愛笑。俗家以‘哈哈和尚’稱之,久而忘其名。十五歲,書畫、技擊冠南中。洪武初,智能坐化,升無為寺住持,與安道、無極交,娛于山水。洪武平滇,總兵徐進募其才,五訪始見。演玄武劍法,勢如游龍翻江,騰跳如仙猴。洪武二十五年,與楊黼、寶姐共結七子詩社,世稱南中七隱。后與玄素、應文僧三游中原,多次救文于危難。官府多次于中原緝之,其外出善化,鬼神之功,孰識本來面目?晚年著有詩文《十方集》。達果八十余,至今健在。每月逢五,必至峰頂煉氣,聲如洪鐘,舉五百斤石獅而形色如故,奇人矣。

    (《大理古佚書鈔》496頁)

    二、《大理古佚書鈔》張三豐蹤跡文獻研究啟示>

    1、歷史文獻彰明張三豐創武術自成一家…… ……

    2、《大理古佚書》揭示明太祖明成祖召尋張三豐歷史真相 ……

    綜上所述,《大理古佚書鈔》展示的張三豐行跡與開創武當道派的史跡記述,是歷史文獻學發掘整理的重大突破,無疑補闕《明史》因為王朝避諱所造成的歷史文獻學缺陷!洞罄砉咆龝n》展示張三豐太極武道行蹤,啟迪中國武術科學研究新思維。

     

                (本文刊載于《武當》2013年第2期第40~42;第3期第32~34頁。)

     

     

     

    太極源流 目錄 太極史話 目錄

    張三豐太極武道文史新證

    太極拳是誰創造的

    太極拳之流派

    張三豐創太極拳的證據

    太極拳的源流

    太極拳近百余年的發展情況

    楊式太極拳的起源與發展

     

    陳王廷不是太極拳鼻祖

    陳家溝不是太極拳的祖庭

    太極拳起源的爭議

    太極拳,道家傳

    一部唐村《李氏家譜》,直指太極拳源頭真脈

    李道子與太極拳關系考

    太極拳源流解謎

    蛇鵲酣戰常山坡,軒轅悟創熊掌拳

    終南山火龍傳真道

    張三豐首創內家拳

    張三豐首創十三勢

    蔣元龍大難不死,王宗岳后繼有人

    陳奏庭遇仙得神功,蔣把式感恩傳砲捶

    砲捶源自蔣把式

    張真人傳

    張松溪傳

       
    雍正大战甄嬛